影像文學的敲門磚:三聯作練習 - 吳嘉寶會客室

Breaking

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

影像文學的敲門磚:三聯作練習



Foto: FST45 梁淳蓁

影像文學」的能力,究竟該如何訓練起呢?在培育新手的初期,我所採用的教學方法是「影像造詞」訓練。茲為大家解說如下:

首先,在自己的影像資料庫裡(至少2,000張以上),選取在不同時空狀態下拍攝的三(或更多)張影像,並將其併置,使得三張影像中各自含有的三層訊息,能互相交叉群化、相互呼應。在三張影像的整體中,形成全新的影像語意,此即稱為「影像造詞」。

三聯作(Triptych),可說是影像造詞訓練的起點;此外,還有使用四張影像的四聯作(Quadriptych, Tetraptych)、五張影像的五聯作(Pentaptych)、六張影像的六聯作(Hexaptych)、七張影像的七聯作(Heptaptych)、八張影像的八聯作 (Octaptych)⋯⋯甚或更多張並置的多聯作(Polyptych)。這個階段所要培養的能力是:能夠從每張影像的閱讀中,看見影像承載的第三層訊息,也就是影像的語意 (Semantic Meaning)。

影像要能夠成為文學,除了影像承載的第二層訊息——視覺語言——之外,影像的語意其實才是重點;它能讓影像不受第一層訊息(事物分類屬性與狀態)侷限,進而讓影像的訊息能夠離開攝影現場。

觀看影像的意義,與藉由攝影的語言傳達意義,是兩種順序不同的行為。

影像的語意,是讓影像的價值進入形而上層次的最大關鍵性因素。

影像所承載的訊息以及影像的閱讀過程,如果脫離不了攝影現場事物狀態的綑綁,影像就必然成為攝影現場事物狀態的俘虜,也因此就無法進入「被當作文字使用」的層次。這樣的影像所能傳播的訊息,就只能被侷限在形而下低層次訊息之中,而無法用來書寫影像文學裡必備的形而上層次的內容。因此,想要拿影像當文字使用,就得先練習三張影像併置所產生的「影像造詞」。

接下來,我將以三聯作為例,為大家詳細解說練習的方式。

第一步,首先要仔細觀察,在影像資料庫所選出的三張影像裡,它們的第三層訊息(影像語意)是否能彼此產生交叉群化。這樣的相互作用,能在影像之間共構出超越三張影像之外的形而上訊息。至此,我們可以發現:影像語意的作用,有一點像是不同影像間的黏著劑,讓互不相屬於同一攝影現場的影像,可以被提升至形上的或有意義的整體。

foto: FST45 黃雅嫻

當三張影像的語意都能夠相互呼應,並產生出共鳴的整體之後,接下來就要再進一步要求這三張照片的第二層訊息——「視覺語言及其結構」——是否在「視覺元素」與「視覺結構」的層次上也能夠相互呼應交叉群化。若能呼應,則這組三聯作除了具備形而上的內容之外,還同時具備了視覺美感。這樣的作品,就是層次較佳的三聯作。

三聯作的練習,堪稱影像文學書寫練習的敲門磚。如果三聯作算是影像造詞的話,六張以上的多聯作就會逐漸進入以影像寫詩的境界。針對這點,未來將另外撰文為大家詳細說明。